旅行家专栏 > 遇见葡萄牙
遇见葡萄牙


我的爱啊,

我在不安的静寂之中,

在风景变成“生”的光环而梦只是梦的这个时辰,

我举起这本奇怪的书,

像空房子敞开的大门。

我搜集每一朵花的灵魂去写它,

用每一只鸟唱的每一个流逝的旋律织出永恒和静止。

请你读它,

那就是为我祈祷,

请你爱它,

那就是为我祝福,

然后忘记它,

像今天的太阳忘记昨天的太阳……

—— 费尔南多·佩索阿  (刘勇军 译


达·伽马的革命航线

必威体育 www.xianoceanworld.com

有人将里斯本的佩索阿、布拉格的卡夫卡和都柏林的乔伊斯相提并论,事实上对于其他两对搭配,里斯本与费尔南多·佩索阿的精神贯通意义更大。诗人一辈子都在书写里斯本和道拉多雷斯大街,例如那句著名的城市情话——“即使整个世界都被我握在手中,我也会把它换成一张返回道拉多雷斯大街的电车票?!?/p>

阅读原文

马德拉群岛 当时有风吹过

我们热烈地欢呼,没有陌生,没有忧愁。天空很快炸起花朵,远处的人们正在烟花亮起的光芒中跳舞。那时,马德拉岛有风吹过,无比喧嚣,又无比安宁——如果说过去两年的旅途有什么值得被反复提及的事,那么我想,在小岛上看到宇宙气象的那一刻、在海边看到烟花扑面而来的那一刻,都是我愿意不断叙述的记忆。

阅读原文

背着女儿飞往里斯本

女儿踩着还不稳当的步子四处探索着,我也突然觉得活过来了。是啊,这就是我想要的,这座植物自由生长的花园,不就是我在寻找的自由吗。一个陌生城市的美好之处很多,可是我想要的,就是这一点安静的自然空间而已。

找到了切入点,我们的里斯本之旅唰地一下就被打开了。

和妈妈在葡萄牙

我以为那个冥想画面,也许会是在山丘上的躺椅,了望如波起伏的美丽圣艾美浓,或是在某个南岛沙滩上,听着潮汐望向无尽的海天交界,甚至可能是潜水三十公尺,被鱼群和珊瑚礁环绕的黝黑深海,又或是驻足在群山环绕的雪地中,只传来小冰砾击打周遭的节拍,但却从来没想过,最让我身心安顿的画面,居然会是与妈妈在一起的这个小客厅里。

无论是那一段葡萄牙的旅途中,或是在整个生命里,妈妈和我都只是短暂停留的旅人,在生命里有长长的交会,但也有更长的分别,我们互相都只在彼此同在之所,找到独一无二的安适与慰藉。

阅读原文

里斯本的电车

我们已经错过了里斯本最惊天动地的表演,她最亮丽的登场。曾经是西欧最美丽的城市,现在我认为她依旧是,这个城市还保留着那么多老世界的感觉——百年历史的电车,贴满艳丽瓷砖的老房子,老奶奶会光顾的商店,砖型黑白石子组成图案的街道,磨得光滑,那是一种架式,就算风光不再。

阅读原文

在杜罗河边,微醺

步行是了解一座陌生城市最好的方式,更容易遇见奇妙的惊喜,在波尔图众多餐馆里,我们推开了一扇平平无奇的玻璃门,哗一声打开了味蕾的世界。一眼就看得出来是当地老字号,绿色桌椅柜台,服务生甚至在座的客人,似乎都因为漫长岁月而包了浆,服务生大多是动作娴熟的老头,一套流畅优美的点单出菜收钱系统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

我去过很多城市,有一些缺乏内在活力,一个照面,记不起它的模样,一别成永诀,但葡萄牙诸座城市都保持着超高水准,实在令人刮目相看。气宇轩昂,宛若欧洲大陆一位低调谦和有腔调的绅士,没有历史怨气,没有派系斗争,没有邻里纠纷,没有后顾之忧,就这样面朝大西洋,独自倜傥风流。

阅读原文


Fado,哀怨的葡萄牙歌魂

大雨注了,我回去的时候赶上一趟“免费送歌声”的28路著名电车。到站的一番叮当作响后,上来几个“有备而来”的乘客,电车继续摇头晃脑,蹒跚地走在Alfama七弯八拐的街巷中,一个浑厚的男低音袭来,当地乘客一阵惊呼和掌声,随即站起一个漂亮姑娘接上歌声—从Rodrigues传唱至Mariza,再到彭浩翔电影《伊莎贝拉》的名曲《ó Gente Da Minha Terra》(我土地的人民)。这才是我所等待的里斯本,这才是葡萄牙好声音。

阅读原文
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必威体育
页面底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