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房间

    房间
    床的上方有片天窗。只要不下雨,既便寒冷,我也总让它保持半开。它是遮风挡雨的粗硬物质中硬生生撬出的一道精神口子。于是夜间,有了去处。再没有比从那看到的星辰更繁密与耀眼的了,再没有寂静比此间更声势浩大。那片透明,如天文观测仪,当你凑近、全神贯注...
    2357 2
    By 纪尘 2018-08-10
  • 漂流额尔齐斯河

    漂流额尔齐斯河
    大天鹅(学名:Cygnus cygnus)是一种候鸟,嘴黑,嘴基有大片黄色,黄色延至上喙侧缘成尖。它是世界上飞得最高的鸟类,能飞越珠穆朗玛峰,最高飞行高度可达一万米。在野外遇到野生动物的几率本来就很小,何况是如此近距离地接触,聆听它们的鸣叫...
    2541 0
    By 何亦红 2018-08-09
  • 迷失在仙境

    迷失在仙境
    那天因为雾太大了,“草原天路”被封了,于是我们开车去了另一个城市。这次旅行时我们或者都没想过我们的结局,如此可悲,像那场大雾,直到雾散时,才能看清现实的全貌。而地上确实有那么垃圾需要捡啊。...
    2113 1
    By 春树 2018-08-09
  •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之旅

   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之旅
    告别普里皮亚季,我们直接前往切尔诺贝利核电站,真的没有想到此行会如此靠近当年爆炸的反应堆。如今4号反应堆被巨大的半圆柱顶金属“棺材”所封印,保证100年之内不会再发生任何泄漏,所以整个切尔诺贝利区域是安全的。这里天空开阔,阳光灿烂,比起阴森...
    2186 5
    By 白宇 2018-08-09
  • 法国人,真的那么傲慢吗?

    法国人,真的那么傲慢吗?
    “所有漂泊的人生都梦想着平静、童年、杜鹃花,正如所有平静的人生都幻想着伏特加、乐队和醉生梦死”——萨冈道出了本真的人性。作为世界上被访问最多的国度,每年见过4倍于自己人口的游客,就像吃过太多的同一种食物,人的心理多少会有些抗拒。尤其是在很多...
    1342 0
    By 姜春苗 2018-08-08
  • 飞往莫斯科

    飞往莫斯科
    飞机下降得忽悠忽悠的,像是一步一步跳着下来,弄得我的心也是一上一下。飞机下面是一大片森林,开始出现稠密的人烟,我想那就是莫斯科了。有一条大河,十分宽广,拐着优美的巨大弧线,河边还有大房子。真想到莫斯科看一看。最后,飞机像一大片枫叶一样落下,...
    641 0
    By 佟琦 2018-08-08
  • Fado,哀怨的葡萄牙歌魂

    Fado,哀怨的葡萄牙歌魂
    这才是我所等待的里斯本,这才是葡萄牙好声音?!罢馐悄阄夜餐母枰?,将我们的命运紧系一起,无论何时我们听到吉他的哀叹,我们都被哭泣填埋?!?..
    797 2
    By 张海律 2018-07-31
  • 在杜罗河边,微醺

    在杜罗河边,微醺
    我去过很多城市,有一些缺乏内在活力,一个照面,记不起它的模样,一别成永诀,但葡萄牙诸座城市都保持着超高水准,实在令人刮目相看。气宇轩昂,宛若欧洲大陆一位低调谦和有腔调的绅士,没有历史怨气,没有派系斗争,没有邻里纠纷,没有后顾之忧,就这样面朝...
    709 0
    By 吴苏媚 2018-07-31
  • 里斯本的电车

    里斯本的电车
    保留一些旧时代的经典生活方式,是美好的,不单只供游客玩赏,对城市居民来说是一种回忆的归属感。我们会怀念一个地方,不只单靠一些宏大的叙事,往往就是一些生活细节上的事情,琐碎但温馨,但是绝对和我们有关。...
    733 0
    By 叶孝忠 2018-07-31
  • 和妈妈在葡萄牙

    和妈妈在葡萄牙
    我以为那个冥想画面,也许会是在山丘上的躺椅,了望如波起伏的美丽圣艾美浓,或是在某个南岛沙滩上,听着潮汐望向无尽的海天交界,甚至可能是潜水三十公尺,被鱼群和珊瑚礁环绕的黝黑深海,又或是驻足在群山环绕的雪地中,只传来小冰砾击打周遭的节拍,但却从...
    1262 0
    By 鸡狗乖图书馆 2018-07-31

李白跑地球专栏

推荐书籍

  • 环亚旅行

    穿越亚细亚漂浮的孤岛,所有的旅程都是归程。
    作者:
  • 一路向心

    一人一单车,在空气稀薄地带骑行中尼公路、阿里南线、川藏公路、阿里北线,24个与骑行有关的故事,他只是想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会选择放弃?
    作者:

推荐作者

  • 孙小兽

    野生独立写作者。
  • 海尔森

    业余游民,现居广州。
  • 喜喜

    自由记者,神经大条、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,对任何事情都保持好奇,身体里永远充满冒险因子,那些看起来越神秘的国家越吸引我。
  • 张海律

    已深度走访60国的新现实主义环球旅行者,战地(后)记者,近东和巴尔干音乐和文化采集者,国际电影节采访者及影评人,音乐节玩家,电影外景地收集人;在路上就是在上班,趁着旅行运和人品玩,抓紧深啃世界。
  • 雷梓

    白族,资深媒体人,行踪遍及中国,惟余台湾;有些地方于我,已超越旅行概念,而成为灵魂居所;曾在东南亚诸国浪迹半年,十四次去到青海湖,并以十日徒步环湖;与爱人相伴,逆沅水、酉水漫游湘西全境。
  • 春树

    作家、诗人,已出版《北京娃娃》《长达半天的欢乐》《光年之美国梦》等长篇小说,作品关注当下年轻人生活,喜欢摇滚乐,年轻一点的时候狂爱纽约,现在是巴黎脑残粉。
  • 净源

    不是旅行,只是一直在满世界换着地儿生活,亚非欧美都有过家;笃信该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,十年从事项目融资得以周游天下,一朝隐退江湖养儿育女宜室宜家,现居美国西雅图,自由职业。
  • 狗子

    本名贾新栩,生于北京,出版有长篇小说《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》1、2,随笔集《一个寄生虫的愤怒》,《活去吧》,《散德行》。
  • 蔡适

    自由撰稿人,旅行者,曾独自游历世界各地一年,《间隔年,一个女孩在游行》作者;射手座,喜欢看书也喜欢骑摩托车。
  • 马大象

    曾从事建筑设计,目前长期旅行,写身边发生的故事。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必威体育
页面底部